王耀他男人

最讨厌宽于律己严于待人的人,你要求别人之前,能先自己做好好吗。这句话同样自勉。

红豆聊天体了解一下(2)

我的肝啊
(1)里面仅仅出现在对话里的聂大终于出场了,跟江澄正式组成“不一样的基佬”“基佬里的直男卧底”“”组合,这一节可以说成是“震惊!这样的基佬居然都能找到高富帅做男朋友!”
链接http://t.cn/RuxSS71

红豆聊天体了解一下

不是广告
主角是聂怀桑,私设一个可以由玩家自己设定攻略目标的游戏
私设瑶妹是聂大带的研究生,薛洋和阿箐是晓星尘带的大学生,魏婴江澄聂二社会人,金凌高二学生,思追天才少年,比金凌大三岁却已经开始工作,是该游戏的制作人之一
链接 http://t.cn/RuMgfeN


PS所用头像均为网络上传图片,侵删

曦澄 加减

江枫眠
在江澄6岁前,他的爸爸江枫眠在他心里的分数一直都是99分,温文尔雅无所不能,如果他能多对他笑笑,多跟他说说话,那就更完美了。
他有看过别的小朋友和他们爸爸是怎么相处的,但他也不是特别在乎,毕竟虽然别的小朋友的爸爸对他们很好,会亲亲他们的脸庞,把他们举过头顶,让他们骑在他们肩上,但他们都没有他爸爸厉害,他爸爸可是大总裁呢,可等到魏婴被他爸爸牵着手走进家门,江枫眠亲亲热热地对魏婴说话,亲亲他的脸庞时,他忽然觉得,他爸爸不用那么厉害也可以,只要他能像对魏婴那样对他,已经是很好很好了。为了表示惩罚,就给爸爸减一分好了,只剩98分了,爸爸你要加油才行,否则是加不回来的哦!
魏婴考试考了100分,爸爸夸他了,可是我也考了100分,他却没有,坏爸爸,再减你一分好了。
……
魏婴生日爸爸带他去游乐园,可我生日他却说要加班,真过分,这次减五分了。
……
魏婴一出事,哪怕再忙,爸爸也会赶过来,换做是我,他根本不可能过来,呵,这就是我和魏婴的差别。
……
等到江枫眠跟虞紫鸢离婚时,江澄被判给了女方,一来是江澄才13岁,一般来说,年纪较小的孩子判给母亲抚养的机率更大,而来是,江枫眠在三个孩子中选择了江厌离和魏婴,对于江澄,他说:“江澄还小,更需要母亲的照顾。”江澄闻言,心里冷冷一笑,别自作多情了,你以为你选择跟妈妈人家会难过,你以为你是魏婴吗?
等到江澄成年后,江枫眠在他心里的分数一直持续在60分,再怎么加也加不了,毕竟就那样,再怎么减,至少那还是他亲生爸爸呢。好在人长大了,心理成熟了,也不在乎那点子好与坏。过年时,江厌离在夫家过年,魏婴跟他男朋友出国去浪,江枫眠打电话过来问他回不回家过年,江澄躺在自己家公寓享受难得的休假,说:“对不起,爸爸,我过不去,我还得加班呢,等我有空再去看你。”


魏婴
初见魏婴时,江澄是很嫉妒他的,嫉妒他一个孤儿却抢走了他爸爸全部的关注,那些他从来没有得到过的疼爱,全都加注在他身上。那时魏婴在江澄心里只得个50分,及格都没到。
可是呢,魏婴真心讨好一个人时,是很难让人讨厌的,而且他还刚没了父母,在江澄面前,表现得像只刚出生的小奶犬,怯怯弱弱的招人喜欢,狗控的江澄嘴硬心软,嘴上凶巴巴地说不准你这样不准你那样,心理还是忍不住给他涨了分数。
江家没有别的小孩,虞紫鸢又管江澄管的严,除了魏婴,江澄竟找不到别的小孩来玩,就算别的小孩想跟他玩,江澄在心里对比了一下魏婴,也多半看不上其他小朋友了,毕竟在聪明伶俐又活泼可爱的魏婴小朋友的讨好下,他在江澄心里面的分数可是常在90到95分波动,偶尔减一两分还是因为江枫眠偏爱魏婴让江澄嫉妒了,其他小朋友哪有这么高的分数,哪能比得了魏婴。
这种情况一直到他们上初中,魏婴突然忙了起来,往常一起上课一起吃饭一起回家一起睡觉,渐渐地缩减成了一起睡觉,虞紫鸢闻起来时他还得帮他遮掩。江澄说他是在忙着竞选学生会,学长学姐找他帮忙,老师找他有事这些借口全是瞎扯的,事实上魏婴对一个小古板起了劲,三五不时地跑去逗逗人家,那个小古板惹了小混混魏婴跑去英雄救美去了,天天接送人家上学下课。江澄心里不爽极了,狠狠地扣了他10分,现在魏婴在他心里只有80分了。
江枫眠和虞紫鸢领了离婚证后,江澄躲在被子里哭,魏婴钻进被子里,跟江澄脸贴着贴脸承诺,哪怕他们不住在一起,他也会一直陪在江澄身边,江澄瓮声瓮气说如果你敢骗我,我就放狗咬你。魏婴是最怕狗的,所以他绝对不敢违背诺言。
为了陪江澄,魏婴把他拉进了他跟小古板的小团体,三个人一起吃饭一起玩,形影不离。但事实上江澄不喜欢小古板,小古板也看不上江澄,就魏婴那二傻子乐呵呵地把他们拉到一块,也许魏婴不是不知道,只是他也是没办法呢,他对江澄是有承诺的,可也舍不得小古板一个人。
这个小团体在上高中时逐渐扩大,江澄也不断被边缘化,他在或不在都无关紧要,逐渐地他不在参与魏婴的活动,到高考结束报志愿时,魏婴选择出国,江澄选择国内的某所大学。
一别两宽,渐渐地,他们连电话都不在来往。再见面时是在江家,江枫眠给出国归来的魏婴接风洗尘。魏婴看着比以前更加意气风发斗志昂扬,他拍着江澄的肩说:“好久不见啊江澄,你还是没怎么变。”
江澄露出一个成年人矜持而冷淡的微笑:“你倒是比以前更潇洒了。”


蓝涣
作为一个商业合作者,蓝涣确实很容易就给人一个非常好的印象,哪怕挑剔刻薄如江澄,也给了他一个不低的分数,59分,少了一分是扣在他跟小古板太过相像的脸上。
知进退这一点很让江澄欣赏,哪怕合作不成功也保持一派绅士风度也让江澄十分喜欢,再加一分,给他个及格好了。
邀请他外出游玩,虽然是出于商业活动,但不讨人厌,再加一点分数,毕竟这么优秀的合作伙伴少见。
家里居然养了一条二哈,一条金毛,还养的那么好,同为狗友,再加一点分数不算过分。
大老爷们居然会做饭,还那么好吃,加5分。
我把你当朋友,你他妈的居然想睡我,减20分,不,减21分,减到不及格。
天天待着小区门口堵人,居然是这么死缠烂打的一个人,如果不是看在脸那么好看,真想把他当作变态来打一顿,再减五分。
拿着商业会谈当借口来骚扰,再减五分。
让他不来就不来了,再减十分!
作为一个追求者,这么容易半途而废,再减十分!
要是这么快就喜欢上别人,当初就不要摆出深情款款的样子来说喜欢老子啊,跟魏婴一个样,说出的话全都喂狗了是吧!减减减,减到0分!什么蓝涣蓝曦臣,全他妈给老子滚!

江澄靠在椅子上,用手捂住了脸,深深地体会到了他有多失败。
他想要父亲的关注,可父亲喜欢的一直不是他,哪怕现在对他关注多了一些,可依然是在魏婴缺席的前提下。
他想要兄弟姐妹情,江厌离自小就更喜欢魏婴,结婚后全部心思都扑到家庭生活去,魏婴跟他渐行渐远,以前说过的话全都在打他的脸。
而蓝涣,说喜欢就喜欢,说不喜欢就不喜欢,撩动人心就跑,真想对他说一句妈卖批!
“‘妈卖批’?你有什么资格跟我说‘妈卖批’?”蓝涣冷冷道。
靠,他什么时候来的?老子居然真的对他说出妈卖批了!
“我追求你那么久,你都对我冷漠至极,摆出一副臭模样,难道我就那么一文不值,你不喜欢我我还得死皮赖脸地缠着你。”
没说你一文不值,死皮赖脸。
“你那狗脾气也就我看得上,换做别人老早就烦你了。”
“那还真是辛苦你了。”江澄咬牙切齿道。
“嘴巴尖酸又刻薄,说句好听的话跟要你命似的。”
“你他妈到底来干什么!”江澄怒了。
“我来就是要你一句话,你到底接不接受我。如果你接受我,我们就在一起,如果不接受,你就等着喝我和其他人的喜酒,给你十秒钟回答,10.……9……5……”
“不是10秒钟吗,9之后怎么就到5了!”
“……5……3……2……”
“‘4’去哪了,停停停,我接受我接受!”江澄喊道。
“1”被蓝涣吞进嘴里,胜利在握,蓝涣也丝毫不得意忘形,一把把江澄按进自己怀里,狠狠道:“敢反悔就打断你的腿!”


正式交往后,蓝涣在江澄心中的分数就跟坐了电梯一样往上蹭,更胜从前,达到了95分的高度。没办法,毕竟蓝先生出得厅堂下得厨房,人长得好看器大活又好,不管是床上还是床下都将江澄伺候得舒舒服服,不涨涨好感简直天理难容。
这天,蓝先生在江先生身上打完桩后,抱着江先生温存了一会,从床头柜掏出了一对情侣戒指,江先生脸上傲娇,心里却美得很,打发人去给他倒水就捧着戒指翻来覆去地去,只是其他情侣在定制戒指时,要不就写对方的名字,要不就是什么“一生一世”“爱你一辈子”,蓝先生却别出心裁,江先生看清那一行字时都被吓到了,那里赫然刻着的是“敢反悔就打断你的腿”!



没想到居然有那么多人喜欢我的文,开心

解释一下文章的名字和那句"敢反悔就打断你的腿",加减是因为我的一段经历,我有个相处得挺好的朋友,她性格应该说是很好的那种,我就挺喜欢她的,有次我们做了个约定,但是她没来,也没有发信息或者打电话给我,后来我才知道,她那时候就在另一个朋友家吃饭,对违约的解释是"她以为我看到她和那个朋友一块走了我会知道她不会来了"(黑人问号),我听了之后更加生气,也明白地跟她说我很生气,然后她就说"对不起啦",我不知道她是不是有敷衍的意思在里面,反正我觉得她就有"这么点小事有必要那么计较吗"的意思,后来我也渐渐不再生气,因为我明白在她心里我没那么重要,ok,那我降低对她的期待值好了,把她当作一般的朋友就好,没有期待就不会觉得难过。江澄那个较真的脾性,我觉得他如果真的想不再因为他在乎的人而受伤,最好的方法就是跟我一样,在那个人抛弃他的同时也抛弃他,当那个人成为一个无足轻重的人时,他的所作所为都不会对他存在任何的影响。

而"打断你的腿"是纯属意外,我的本意是江澄那么别扭的个性,你跟他说"我爱你,我要和你在一起一辈子",他之前被魏婴的背叛(按照成年人的概念其实算不上背叛了,毕竟魏婴说的时候真心实意,只是后来两人越走越远魏婴不在在乎这句话而已)伤到了,你说什么好话都不如一句粗暴一点的诺言,因为你说出这句话时,表明了主动权其实在对方那里,你比他更害怕对方的背叛,所以才威胁他,蓝大是在多次跟江澄表白说好话,发现效果不大学了乖,换了一种说辞罢了,不过,这话本来是江澄的口头禅,反被别人用在他的身上,也是怪有意思的,嘻嘻。

今天真是黑到爆炸哦,早上刷了50多张票,一个ssr也没有,气的我当下就删了阴阳师,下午去考试,因为这次考试是我去跟老师提的要求,她答应了,结果我去到那里考试的时候,她跟护士长说我没有约定就过来考试,耽误她,可问题是一开始我提要求的时候她不好意思拒绝我,于是我就过来了,我来了她又嫌我耽误她,两人说了我好一会,尴尬死我了,考完试之后过来赶车,结果吃饭了五分钟,车已经开走了。啊,今天好黑哦,怎么那么倒霉。

关于江澄的设定

我有一点怎么也想不明白,就是魔道里面,江澄对于断袖的厌恶为何那么突兀,作者的设定里虽然说明只有一对cp,其他的大多数都是直的,哪怕给人感觉很gay的薛晓,宋晓,曦瑶在里面也没有明显地表现出,所以应该如果是延续同性恋,那应该不少人厌恶忘羡的关系才是,可是,老一辈,如蓝启仁,他并没有明显地反对,同辈里,蓝大还经常跟瑶妹谈到这二人的关系,也是善意调笑居多,小辈里,除了一开始的金大小姐有些反感,到后来也释怀了,其他的小朋友们却很快就接受了,因此,江澄的厌恶就显得很突兀,也遭人侧目。有的人解释是说江澄视魏婴为好兄弟才这么反感,可是别忘了,蓝大可是蓝二的亲哥,还有着读弟机之称,他对蓝二的兄弟之情绝不会比江澄对魏婴少,那么问题来了,作为耽美文里,腐女最难接受的是什么,拆cp的恶毒女配——男配就不一定,毕竟对同性的宽容度有时不及对异性的宽容度大——其次应该是反对同性恋的人了,所以,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,我认为作者是故意黑化甚至是丑化江澄,当然,这只是我的一家之言,不中听得很,我就是想抛砖引玉听听大家的见解,千万别骂我,我是经不起批评的,谢谢!

难的的欧,而且还是夫夫俩一块来的,开心